大连天利和特殊钢制品有限公司

Dalian Tianlihe Special Steel Product Co., Ltd.

18642870038

银行银行“抽贷”加剧钢铁行业亏损

摘要:今年钢铁业银行借款的大幅下滑,一方面是因为银行抽贷或不予续贷,另一方面也是钢铁企业主动减少银行贷款。据悉,去年受银行严控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影响,许多钢铁企业面临不予增量、续贷困难、涨息和抽贷等问题

“为什么坚持?我们只能憧憬未来,钢价应该到‘底’了,我们等着触底反弹,危机或许就意味着转机。”河北省唐山市申恒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小海说。

作为一名钢铁行业从业者,马小海并不讳言钢铁行业,尤其是民营中小钢铁企业如今已到了“生死存亡”的时刻。他的话,印证了7月末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公布的一组数据,2015年上半年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16.4亿元,其中主营业务亏损216.8亿元,大幅增亏167.88亿元,同比下降900多亿元。上半年钢铁企业银行借款同比下降6.43%,其中短期借款同比下降9%,而利息支出仅下降1.04%,这意味着钢铁企业从传统银行融资渠道获取资金正在减少,而从非银渠道借款额大幅增长,再加上利息支出下降远低于借款总额的下降力度,透露出钢铁企业融资依然处于不仅难而且贵的局面。

高成本加速工厂倒闭

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认为,今年钢铁业银行借款的大幅下滑,一方面是因为银行抽贷或不予续贷,另一方面也是钢铁企业主动减少银行贷款。据悉,去年受银行严控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影响,许多钢铁企业面临不予增量、续贷困难、涨息和抽贷等问题。马小海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,由于受到企业财务状况继续恶化、资金紧张问题日益凸显、环保压力加大的多番冲击,国内中小钢铁企业较大型钢铁企业缺乏防御能力,往往是第一批就倒下。如今唐山市部分中小型钢铁企业除了自有的资金之外,也会寻求一些民间的借贷求得企业的生存。马小海还表示:“高额的成本让企业经营陷入恶性循环,甚至加速了工厂的倒闭。”

自2012年开始,银行开始严格对钢铁企业的授信,并且银行对企业的抽贷力度也是前所未有,资金断裂引发的企业破产案也在增多。当然,在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海鑫集团。作为中国第二大、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,由于面临着银行抽贷、国内钢铁产能过剩及经营不善、扩张过快等诸多问题,该企业自2014年3月起因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停产。2015年5月28日,近千人参加的债权人会议揭开了海鑫之谜,超900家债权人共申报债权234亿元,已确认债权143亿元,而其账面资产只有69亿元。目前的海鑫钢铁,面临着破产清算或是重整的选择。11年的时间,掌门人李兆会从辉煌的山西最年轻首富终至破产。

“踩踏”效应“停不下来”

2014年,银行对钢铁全行业计划放贷额度1.5万亿元,但截至年底抽贷1500亿元,占总额度10%。被抽贷的绝大多数是民营钢铁企业,民营钢铁企业平均融资成本高达15%。据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,2014年,仅唐山地区商业银行对钢铁企业抽贷93亿元。2015年以来,一些银行集中抽贷后“踩踏”效应突出,部分地区银监局已下发通知,提示贸易融资风险。当然,银行也在组织配合地方政府一起化解“抽贷”风险。然而,“抽贷”行为势必会让部分钢铁企业陷入更加艰难的处境。同时,一旦出现一家银行“抽贷”的迹象,有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,各家银行也连续跟进“抽贷”,进而演变成“踩踏效应”。

据介绍,2014年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钢铁公司银行借款同比增加0.28%,但财务费用同比增加20.58%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借款利率上升。特别是有些银行采纳“一刀切”的做法,不断抽贷,压贷,使部分公司资金链断裂严重,乃至面对经营危险。对此,河北省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银行业人士回复称:“我们认为钢铁产能过剩,风险很大。我们也是市场主体,必须自主经营自负盈亏。一部分钢铁企业情况确实不容乐观,银行资金抽离自在情理之中。”马小海介绍道:“我们也不能单单埋怨银行。资金虽然抽掉,但钢铁行业目前处于一个‘停不下来’的节奏。从理论上来看,大家应该都慢下来,逐渐减产,但是谁先减,可能就是彻底死掉了,资金链随之就断掉了。一有减产就会有关停的可能,民间借贷都成问题。当然,也有一部分民营企业选择重组,以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,以抵御‘抽贷’风险。”

钢铁企业“抱团”避“一刀切”

如今,钢铁行业形势逼人,钢铁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经营亏损和银行的资金压力。民营钢铁企业开始摒弃“拉郎配”,期求在市场经济中自主抱团求生,找寻合并之路。中国投资协会产业与金融创新平台研究员祝慧烨透露,事实上,如今河北省钢铁企业的重组大局已定,中小钢铁企业困境依旧,部分钢铁企业面临不予增量、续贷困难、涨息和抽贷,也是正常的。祝慧烨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,2014年国内7桩比较有影响力的钢铁企业重组事件中,有4起重组事件就发生在河北省,其中有3起集中发生在邯郸市。当然,参与企业重组的企业都属于民营钢铁企业,国有钢铁企业对外重组基本上呈现一种停滞状态。

祝慧烨解释说:“我们可以看出,很多中小型民营钢铁企业希望通过‘抱团求暖’的方式,规避当前的经营风险甚至是政策风险,缓解资金紧张、融资难的局面。这方面,河北省是一个典型。”他认为:“今年上半年钢铁业又遭银行抽贷900亿,只是诸多钢铁业复杂问题的一个具体的‘表现形式’,这将导致这钢铁企业业绩分化加剧。”

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认为,2014年国务院为处理实体经济融资难采取了许多办法,但从会员钢铁公司反映的状况看,资金短缺严重、融资难的问题没有得到减轻。对此,祝慧烨分析称,目前在金融机构严控产能过剩行业贷款的大环境之下,钢铁行业似乎难以享受到降息带来的融资松绑利好,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在短期内,并不会有本质的改变,且还将维持一段时间。

“当然,希望银行等金融机构能够取消‘一刀切”收紧对相关行业信贷政策的做法,对钢铁行业中正在进行,或者已完成转型升级的企业能够在信贷政策上给予肯定与支持。不要因行业中个别企业停产倒闭或经营失灵,而对生产经营正常的企业采取限制或收缩信贷的措施,进而影响到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,也能防止出现上述文中提到’踩踏‘事件。”祝慧烨提出。


大连高工钢,大连模具钢,大连特殊钢,大连高工钢,大连模具钢,大连特殊钢,大连高工钢,大连模具钢,大连特殊钢,大连高工钢,大连模具钢,大连特殊钢

在线客服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六 :8:00-16:30
 联系方式
联系人:杜先生
手机:18642870038
电话:0411-87160987
传真:0411-87160522
地址:大连市普湾新区石河街道华农村